穿越火线体验服下载 > 都市言情 > 蓋世邪君 > 第一千兩百七十六章 地下暗河

穿越火线终结者:第一千兩百七十六章 地下暗河

一秒記住【樂文小說網 穿越火线体验服下载 www.draaz.icu】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

    黑色的湖泊橫陳在眼前,極為浩瀚與巨大,一眼看不見頭,像是一個可怕的黑洞一樣,往外冒著絲絲縷縷的毀滅性氣息。

    湖泊上飄著一頭頭巨大的鱷魚,每一頭看起來都極為猙獰,一雙雙猩紅的目光似乎是隔著無盡幽冥與他們對視的一樣。

    不少弟子被這些鱷魚看的有些身軀發寒。

    之前發聲的那名武者先是控制飛劍,直接向著湖泊上空飛了過去。

    飛劍破空,閃爍刺目的光芒,瞬間消失在遠處。

    看到這一幕后,眾多武者都是暗松口氣。

    起碼證明了湖泊上空是可以橫渡虛空,不用擔心會出現神秘莫測的力量影響他們飛行。

    連飛劍都可以飛過去,他們更是可以。

    “走!”

    旁邊一名武者開口斷喝,率先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他身邊的眾多武者也全都化為了一道道流光,紛紛跟在了身后。

    “卓師兄,你怎么還不收回飛劍,我們也趕緊過河吧?”

    之前那名扔出飛劍的武者身邊,有一個青年開口說道。

    那位卓師兄的臉色忽然變了,道:“怎么會這樣?不對勁,湖泊上空不對勁?!?br />
    “怎么了?!?br />
    身邊之人紛紛問道。

    “我的飛劍消失了,難以感應?!?br />
    那位卓師兄震驚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身邊之人皆是臉色一變。

    “怎么會這樣?湖泊上面難道有陣法?”

    他們先前看到飛劍消失在遠處,還以為是卓師兄故意如此,想不到是直接失去了感應。

    ??!

    這時,那群飛過去的武者,忽然發出了一聲聲凄厲大叫,身軀在湖泊上空迅速向著遠處沖去,很快消失在了茫茫黑暗,什么也看不到了。

    眾人皆是大吃一驚。

    原本想要橫渡過河的人,也全都停了下來,震驚的看向遠處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剛剛那人發生了什么?你們看到嗎?”

    “大家小心!”

    呼呼!

    接下來又有人扔出飛劍,向著湖泊深處飛去。

    但和之前那人的飛劍一樣,全都自動沖向前方,失去控制,就好像前方有一個無形的黑洞在影響著它們一樣。

    眾人的臉色全都變了

    這太詭異了!

    有無形的東西在牽引他們的飛劍?

    這么說之前那些慘叫的人也是被無形的力量牽引到了?他們去了哪里?

    “退!”

    有人大喝,一群武者原本已經來到黑色湖泊的上空了,生生再次倒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是一臉凝重的站在岸邊,向著湖泊之上看去。

    李龍、郭云等人更是如此。

    “柳兄,發生了什么,你看到了嗎?”

    郭云驚疑的問道。

    柳峰眉頭緊皺,精神力融入紅色幼苗,向著湖泊的前方掃視而去,浩浩蕩蕩,如一片紅色的海潮洶涌而去。模模糊糊間,他終于在前方看到了詭異的一幕,黑色湖泊的深處,存在了一株巨大的黑色古樹,無邊雄偉,像是一處黑色山峰一樣,樹冠處也不知道有多高,聳入云霄,

    穿透了這方空間。

    這似乎是一株世界巨樹!那些之前飛過去的飛劍和武者全都是被吸引到了那株黑色古樹那里,黏在了古樹的樹皮上,樹皮之上分泌出了一灘灘可怕的黏液,將這些飛劍和武者通通都給融化掉了,

    化為了一陣陣液體,吸收到了古樹之中。

    柳峰的眼神瞬間沉重起來,精神力忽然向著湖泊下方掃去。

    只見湖泊的最深處,存在了一條清水道路,像是一條地下暗河,在湖泊下方靜靜流淌,直通遠處。

    整個地下暗河極為的安靜,那些鱷魚沒有一個敢于靠近的。

    連那株巨大的黑色古樹也顯得極為寧靜,沒有將根系扎入里面。

    柳峰的精神力沿著地下暗河一路延伸,很快穿到了最遠處,看到了湖泊的對面。

    “出口在下方!”

    柳峰低沉的道。

    “下方?”

    李龍、郭云皆是吃了一驚。

    此地的眾多武者也全都臉色愕然,回頭看向了柳峰。

    不少人更是精神力向著湖泊涌去,但是剛一靠近,黑色湖泊上便有一股神秘莫測的力量直接吸收了他們的精神力。

    他們根本看不清下方是什么?

    “在下王羽,敢問柳兄說的是真的?”

    忽然旁邊走來了一個白衣青年,一臉疑惑的問道。

    柳峰看了他一眼,淡淡的點頭,道:“不錯?!?br />
    眾多武者更為疑惑了,眼神來回變幻。

    在下方?

    這開什么玩笑。

    湖泊上爬滿了鱷魚,如何能下的去?怕是一靠近水面就會被鱷魚給吞掉吧。

    “柳兄,我們真的要下去?”

    李龍以精神傳音,驚疑的道。

    看著眾多巨大鱷魚,他還是有些不相信。

    柳峰凝重的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這一關考的是膽量和運氣,沒有膽量和運氣的人根本不可能發現湖底下的暗河,不走暗河,想通過湖泊,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。

    現在的關卡是越往后,越是艱難了起來。

    不少武者看了片刻,露出了絲絲冷笑。

    “出路在下方?我看你根本就想把眾人都給陰死,陰死了眾人,對于才是有最大的好處吧?!?br />
    “不錯,你在城內縱獸行兇,盜竊了這么多仙道世界,你以為這事就完了?”

    他們以故意傳音,在這片區域響起,旨在挑撥離間。

    柳峰的臉色瞬間陰冷了下去,向著人群中看去。

    眾多武者被他們一挑撥,果然有不少人的臉色開始變了,極為的難看。

    但是這些仙道世家能走到今天這一步,也不是什么無腦之輩,他們早已猜測柳峰的來歷非凡,連他們的家族長老都表示不想追究下去了。

    他們哪里還敢繼續追究。

    所以,面對這些人的故意挑撥離間,他們終究是沒說什么?

    那些人依然在不知死活的挑撥著,冷嘲暗諷,發出一陣陣譏笑。

    “真是可笑,你這種人說的話也有人信嗎?我們寧愿去喂鱷魚,也不會相信你這種人?你也不看看自己算是什么東西?”

    一人正在傳音,臉色充滿譏諷。

    正在笑著笑著,忽然眼前黑影一閃,柳峰的身軀毫無征兆的出現在了他的面前。

    那人臉色一愕,道:“你…你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罵夠了嗎?”

    柳峰語氣冷漠,沒有一絲感情。

    那人倒退一步,感覺到了一絲不妙,道:“你想對我出手?”

    噗!話音剛落,一只大手一把捏住了他的脖子,把他當成死鴨子一般直接拎了起來,牢牢捏住,讓他臉色潮紅,喘不過氣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