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越火线体验服下载 > 玄幻魔法 > 重生之絕世至尊 > 第一千一百一十二章 誰都可能打起來

穿越火线春节:第一千一百一十二章 誰都可能打起來

一秒記住【樂文小說網 穿越火线体验服下载 www.draaz.icu】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

    第一千一百一十二章 誰都可能打起來

    劉東強雙眼一紅,差點當場哭出來。

    他以后要是不能說話,失去了這個能力,那么他就將失去更多!

    任何一個家族,都不可能把一個啞巴培養成為高層。

    劉東強可不僅是想要做一個高手,他還要成為家族的高層,成為真正掌握權力的那些人之一。

    否則他奮斗還有什么意思呢。

    劉智這話是安慰他么,這簡直就是在他的傷口上撒了一把鹽。

    劉東強更加氣惱了,他就知道劉智這個混蛋,如果有機會一定會攻擊他。

    別看他們現在站在同一戰線對付大房,一旦有機會向對方捅刀子,劉智也會毫不手軟。

    當然了,劉東強若是有機會,肯定也不會放過劉智,這是他們劉家的傳統嘛。

    劉東強著急的想著各種辦法,他不確定自己是不是真的變成啞巴了。

    如果是那樣,他這輩子都毀了。

    秦破卻裝作若無其事,其實劉東強突然失去說話的功能,是他搞的鬼。

    一張禁聲符,可以讓劉東強在十五個呼吸之內失去說話的能力,只能張嘴無法發出聲音。

    過了禁聲符的有效期,劉東強完全不受影響,可以正常說話。

    十五個呼吸很快就過去,劉智還在故意挑撥劉東強打擊他。

    劉東強突然說了一句,“劉智!你這個混蛋,就這么盼著我出事是吧,我和你沒完!”

    這句話一出口,劉東強自己都蒙了,他不是不會說話了么,這句話可是他內心最想說的話,應該不會發出聲音啊,怎么就變成了大喊大叫了呢。

    劉智的臉色刷的一下沉了下來,“劉東強,你不知好歹是吧!”

    “我好心好意關心你,你卻這么說我?!繃踔橋潰骸澳閫蝗徊換崴禱傲?,又不是我把你變成這樣的,你沖我發什么火!”

    “簡直是莫名其妙,瘋狗一樣亂咬人!”

    本來,因為又能說話了,劉東強的心情已經變得很好。

    劉智的這一番話,又把劉東強氣夠嗆,“你還說!剛才你幸災樂禍,還對我冷嘲熱諷的,你真以為我怕了你么!”

    “你怕不怕我,我劉智豈會在乎!”劉智冷聲說道:“我告訴你劉東強,我早就想收拾你了,幾次三番給你面子沒有對你動手,你還真以為我不敢動手么!”

    兩個人越吵越兇,到了最后,發展到了要動手的地步。

    劉東強怒道:“那你來啊,讓我領教一下你劉智的厲害!”

    劉智也在氣頭上,聽到劉東強這么挑釁,他抬手就是一拳,狠狠的打向劉東強的胸口。

    “你還真敢出手!”劉東強臉色一變,一掌拍向劉智的拳頭,另一只手則是拍向劉智的肋部。

    秦破已經躲開了很遠,他可不想被殃及池魚。

    劉仁的手下們,?;ぷ帕跚鐫獨胝飧鍪欠侵?,沒人愿意卷入到這兩個人的爭斗中。

    遠在戰場之外,劉秋瞇著眼睛看著這邊,劉智和劉東強兩個人打起來,他覺得非???。

    向秦破傳音道:“是你搗亂,讓劉東強暫時失去說話能力的?”

    秦破既沒有承認也沒有否認,只是呵呵一笑,向劉秋傳音道:“看你的熱鬧吧?!?br />
    “那你為什么不把劉東強說話的能力徹底剝奪?”劉秋又傳音,“讓我想想看,你暫時還做不到,只能讓他短暫的失去說話的能力?!?br />
    “這種能力沒有太大的作用,只能用于捉弄人。不過倒是挺好玩的?!繃跚鐨Φ?。

    沒有太大作用,挺好玩的?

    秦破心中冷笑,這也就是他的實力弱,如果是在他的巔峰境界,當年在中三千界的時候,他篆畫的禁聲符,若是作用在劉東強身上,他敢保證劉東強這輩子都別想再說出一個字來!

    說到底,不還是他現在的實力不夠,只能篆畫最低級別的禁聲符,不具備太強的威力么。

    對修煉者而言,無論自身實力,還是這些輔助手段,其實都和修為境界相輔相成的。

    修為境界越高,各方面的能力都更強大。

    不但可以戰勝強敵,還可以煉制更高級別的丹藥和武器法寶,也能篆畫高級別符文,部署高級別大陣。

    秦破現在實力有限,這些輔助手段的威力也就不是很強。

    來到七星山脈深處,見識到了東山劉家之后,秦破愈發感覺到自身實力太弱了,他迫切需要盡快提升修為境界。

    不需要太強大,他現在哪怕是筑基境九層修為境界,都不會是現在這樣的窘迫局面。

    當然,想要和東山劉家掰掰手腕,那就太弱了,至少也得是金丹境七層八層的實力境界吧。

    對付金丹境九層強者,秦破就是運用上各種能力,他感覺也得這個這樣的修為。

    那邊,劉智和劉東強激戰正酣,兩個人都想給對方一點教訓。

    他們兩個都很清楚,暫時還不可能徹底翻臉,兩個分支也不會允許他們開戰。

    但是這樣打一場卻完全沒問題,甚至兩人所在的分支,還會鼓勵他們這么做。

    所以他們兩個出手的時候,都用足了最強實力,但卻沒有殺氣。

    一場注定不會出現傷亡的戰斗,很快也就被制止了。

    兩家的高手各自出手,將兩人分別擋住。

    “劉智,你太讓我失望了,原來你只有這點本事啊,我還沒有熱身呢,你就堅持不住了,真是無能!”劉東強沒完沒了,挑撥劉智的情緒。

    “你也不要逞能!”劉智反擊,“我給你手下留情,你卻不領情!”

    “我告訴你,下次可沒有這樣的好運氣了,再敢挑釁我,我就下死手了!”劉智警告劉東強。

    “我好怕啊,你這是要嚇死我么!”劉東強故意做出一個驚嚇的表情。

    在遠處看著,秦破著實無語,這兩個人真的很幼稚。

    面對這樣的挑釁,要么直接動手打,要么就閉嘴不理會。

    這么吵來吵去的多沒意思,難道還能用口水把對方淹死么。

    不理會劉智和劉東強的爭吵,劉仁帶著隊伍繼續向峰頂走去。

    集會即將開始,誰會有心思關心兩個小輩的吵鬧,注定不會死人,那就更加無聊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