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越火线体验服下载 > 都市言情 > 回到明初當王爺 > 第二百九十四章 火線救援

穿越火线职业联盟电视联赛:第二百九十四章 火線救援

作者:渤??す?/span>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
一秒記住【樂文小說網 穿越火线体验服下载 www.draaz.icu】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

    戰場之上,剎那間的形勢急轉直下,讓朱標根本無法做出有效的應對。

    是死戰,還是撤退?

    朱標慌了,可是敵人卻在飛速的接近,老天爺已經不會給自己決斷的機會。

    朱標此時心里只剩下對趙天勝無邊的怨恨,以及對自己立功心切,不聽他人勸告的悔恨。

    千戶見朱標一副猶豫的樣子,就咬牙說道:“護送世子殿下離開?!?br />
    “走!”剩余的護衛準備以死護送朱標離開,可是這個決定終究是晚了。

    當他們還未沖下小山丘的時候,張士誠的騎兵聽聞朱標就在山上,像是潮水一般涌了過來。

    朱標猛然清醒,若是沒有了山勢的阻擋,自己這點兒在對方的洶涌大潮里,根本連個浪花都翻不起來。

    當下停住腳步,毅然決然的喊道:“不要撤退,隨我迎敵?!?br />
    朱元璋的悉心培養世子,終究有了體現其價值的時刻。

    朱標在意識到自己的錯誤之后,立刻改正。

    千戶雖然知道留在這里的兇險,但是對于朱標此時的情形和果斷,也表現的非常欽佩。

    畢竟朱標是個初次上戰場的孩子,這個時候能夠反應過來,下達命令,并準備與敵人廝殺,在他看來,這已經是非常優秀的了。

    確實眼下在這里死守是性價比最高的方式。

    但是卻放棄了逃生的希望。

    除非有奇跡發生,不然朱標的選擇,只是會讓他更加壯烈一些。

    千戶眺望戰場,忍不住向上蒼祈禱。

    老天爺,請您降臨奇跡吧。

    因為趙天勝的反水,朱標此時身邊兒已經不足一百親衛。

    敵人的騎兵見朱標并未突圍逃走,頓時驚喜萬分,就繞著山丘開始兜圈子,箭矢不斷的飛入。

    朱標人少,偶爾有些箭簇落在士兵身上,雖然看起來并無大礙,但是積少成多,不消片刻,就開始再次出現減員。

    那些騎兵呼喊著朝著朱標的方向沖去,因為在他們看來,朱標的性命已經握在他們手里了。

    朱標內心其實很是絕望,但是他沒有怯弱,而是握著從軍山武庫里搶來的雁翎刀,大聲喊道:“兄弟們,隨我殺敵?!?br />
    可朱標的人馬實在是太少了,根本無法阻擋敵人的進攻。越來越多的袍澤為了?;ぶ轂晁澇謖匠≈?。

    他的親衛千戶官被十幾個騎兵亂刃分尸而死。

    而朱標的身上也中了好幾箭,如果不是他的鎧甲異于常人的堅固,此時怕是早就成了噴血的刺猬。

    而他身邊僅剩下的三個侍衛也好不到哪里去,人人帶傷不說,連戰馬都丟失了。

    “誰讓他去的?”

    朱元璋得知朱標那邊兒的情況之后,像是一只暴怒的獅子。

    朱沐英的親隨低著頭說道:“是趙天勝,他趁著盱眙縣男和我們家主人商議軍情的時候,蠱惑世子殿下去軍隊旁的山丘,策應左翼大軍?!?br />
    朱元璋舉起千里眼看了看,正好看到朱標孤立無援的場景,頓時心里一痛,但是卻一咬牙道:“這是他的命!不用管他?!?br />
    宋濂和劉伯溫皆是一驚,宋濂立刻跪在地上磕頭道:“國公,世子殿下乃是咱們應天的未來,不能不救??!”朱元璋卻說道:“只要我的中軍一動,李伯升立刻會派兵沖擊我的中軍,到時候應天十幾萬兒郎便會死無葬身之地。你認為我會為了一個無知小兒,去葬送弟兄們的性命嗎

    ?”

    劉基思索再三,搖搖頭無奈道:“國公,既然如此,懇請你將軍山的指揮權交給我,由我去營救世子吧?!?br />
    朱元璋剛想開口,卻聽到那朱沐英的親隨說道:“國公,盱眙縣男已經率領軍山本部兵馬去了,他臨行前說,一定要好好調查下趙天勝到底是誰的人!”

    “還有嗎?”朱元璋問道。

    “爵爺還說,爵爺還說?!?br />
    “說,別吞吞吐吐的!”

    “爵爺還說,人家都要動你兒子了,國公你還能忍下去嗎?”

    “混賬!”宋濂立刻出聲呵斥道。

    朱元璋卻扶額搖頭道:“宋夫子,莫要動怒了,這小子說的是臨終遺言,他和世子若是有絲毫差池,我會讓誅殺罪人的九族?!?br />
    朱元璋和劉伯溫一聽,趕緊眺望戰場,就見朱振本部正在飛速的朝著朱標的方向靠近。

    “這便是吾朱元璋的女婿!”

    朱元璋也在眺望戰場,最終忍不住贊嘆道。

    行動有矩,雖然急切,但是不顯絲毫慌亂,顯然是大將風范十足。

    朱元璋不得不承認,自己平日里小看朱振了。

    朱標的身上也掛滿了血,有他自己的,也有敵人的。

    他剛剛用手中的雁翎刀看死了一個騎兵,那騎兵的鮮血濺了自己一身,但是敵人的鎧甲也非常的堅固,死死的卡著朱標手里的雁翎刀,讓他拔不出刀來。

    旋即他身后的一名騎士手中的戰刀差點兒直接砍到朱標的脖頸之上。

    朱標滾落戰馬,在地上打了好幾個滾。

    他知道,自己完蛋了。

    過往的一幕幕從腦海里閃爍,這便是亂世么?幾遍我是吳國公的世子,也隨時可能死在戰場之上。

    他甚至看見李伯升的騎士從戰馬上跳下來,就要用刀砍掉自己的腦袋。

    “朱標!”

    戰場上一聲怒吼,一柄雁翎刀凌空而來,那名準備砍掉朱標脖子的士兵的頭顱瞬間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一只大腳揣在了朱標的屁股上,朱標又連續滾了好幾圈,被一群兵士救起。

    朱標從士卒手里奪過兵刃,想要繼續加入戰團。

    卻見朱標的臉色極其沉重,“給我老老實實的在后面呆著?!?br />
    朱標這還是第一次見到朱振發那么大的火,心里卻升不起任何的怨氣,他知道因為自己的無知,連帶著自己的兄弟,也被陷入了?;刂氐南站持?。

    常茂已經帶著叢林虎衛沖了上去,先是弓弩一陣散射,將敵人的騎兵逼退一段距離。

    而火銃手也在傅子介的帶領下,有些氣喘吁吁的趕了過來。他們能夠及時跟得上,多虧了前些時日朱振的急行軍。

    “振哥兒,謝謝你?!?br />
    朱標大聲呼喊著,朱振并未多言,只是回頭狠狠的瞪了朱標一眼。

    軍山的將士們在到達戰場之上,并未有絲毫的停歇,而是沿著山丘,迅速的布置整理陣型。

    “幸不辱命?!?br />
    楊勛氣喘吁吁的追上來了,身后是那些隨軍的民夫,他們比軍山的將士更加辛苦。

    因為他們要背負沉重的武器彈藥。

    朱振滿意的點點頭,夸獎道:“不錯,馬上就位?!?br />
    “振哥兒,李伯升的騎兵圍上來了?!?br />
    常茂殺了回來,渾身都是血漬,而他的叢林虎衛也一次性減員了三十多人。

    朱振努力平復著自己的情緒,他看自己的部下已經展開陣型,就深吸了一口氣說道:“辛苦弟兄們了,準備迎敵?!?br />
    李伯升不肯放棄朱標這條大魚,在失利之后,立刻組織更多的兵馬圍攏上來。

    朱振的兵少,他并未一次性將所有的士兵都帶過來,李伯升看的清清楚楚,眼下朱振的手下連兩千人都沒有。

    朱標放下手里的千里眼,臉色鐵青,“給我查查趙天勝和邵榮他們的關系?!?br />
    何文輝帶你點頭,然后再次看向朱振的方向。

    “神火飛鴉齊射?!?br />
    “嗖嗖嗖?!?br />
    神火飛鴉的煽動翅膀,在羽箭的帶動下,越來越快,一排排持續不斷的從天空中墜下,然后猛烈的爆炸。

    將那些正在沖鋒中的敵人直接炸翻在地。

    可敵人的數量實在是太多,而軍山的士兵又太少,根本沒有辦法完全形成防御圈。

    剛剛交鋒,中央就被敵人的騎兵突破了。

    李伯升的眉宇漸漸舒展,什么軍山的火器部隊不敗神話,在自己面前,也只是浮云而已。

    “給我狠狠的打!今日我就要讓姑蘇的那群窩囊廢知道,什么朱振,什么軍山,都是渣滓?!?br />
    “變陣!”

    危急時刻,朱振大聲呼喊,可是在他眼前,能夠看見的只是那些高高舉起的馬刀。

    “義烏人可不是看熱鬧的!”

    不知道是誰在軍陣之中呼喊了一聲,瞬間腳步聲四起,隨即刀盾手,藤牌手,鏜鈀手出現在戰場之上,跟敵人的騎兵猛烈的廝殺起來。

    “步兵打騎兵,朱振真敢想!”李伯升嘴角的笑容越來越濃,他下的是死命令。

    俘虜朱標什么的,他不在乎,他只要朱標的命。

    只要朱標死了,朱元璋的判斷就肯定會出錯。

    哪里有不在乎孩子的父親。

    他越是強裝鎮定,他的內心就越難過。

    只是接下來的戰斗,并未按照李伯升的預算進行,因為他的騎士在交鋒之中發現,敵人的鎧甲實在是太堅固了。

    這個時候,所有砍在對手鎧甲上,看著四濺的火星,都不由的想起這段時間非?;鸕囊桓魴麓駛?。

    軍山造。

    義烏隊表現出來的頑強戰斗力,就像是一面變化多樣的鐵石之墻,將敵人死死的擋住,并逐步推著敵人后退。

    他們使用的是朱振變種的鴛鴦陣法,武器復雜多樣,但是卻富有配合性,在這條義烏防線前,堆集著密密麻麻的尸體。

    李伯升的笑容漸漸斂起,“有點兒意思?!?br />
    隨即晃動手里的軍旗,李伯升的騎兵迅速開始調整方向。

    即便是有山丘的阻擋,騎兵的高機動性也是無法避免,因為這山丘本身就是趙天勝特意挑選出來,讓朱標喪命的陷阱,所以他的地勢根本不陡峭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一名正在舉著火銃射擊的火銃手的手臂被騎兵的馬刀斬斷,然后士兵猛地從腰間抽出腰刀,對準騎兵的心口便扎了過去。

    只是火銃手的勇猛,如何能敵得過騎兵?所有人多慌了神,莫非連這支傳聞中就從來沒有輸過的軍山營,也拿敵人沒有辦法嗎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