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越火线体验服下载 > 都市言情 > 女神的合租神棍 > 第九百七十七章 虛張聲勢

穿越火线四月五日活动:第九百七十七章 虛張聲勢

一秒記住【樂文小說網 穿越火线体验服下载 www.draaz.icu】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

    第九百七十七章 虛張聲勢

    徐尊人頗有些激動。

    周震是他的至交好友。

    一年前,姜柔的爺爺抱著昏迷不醒的姜柔找到了徐尊人,在委托徐尊人救治姜柔后,便不幸喪命,徐尊人為完成老友遺愿,找上了周震,周震沒有任何猶豫的就應了下來,同時也確認姜柔為旱魃之體,而用了各種辦法后,周震也只是勉強穩住旱魃之體的轉變。

    深知天相門才有真正的解決辦法,周震和徐尊人便要帶著姜柔前往大羅山。

    可誰知,這半路遇到了截殺。

    截殺的人來歷不明,但實力很強,而且是沖著姜柔而來,周震為?;ば熳鶉撕徒?,與敵人同歸于盡,臨死前付出心頭血在姜柔身上畫下血陣,保住旱魃之體在一年內不會爆發,同時囑咐徐尊人對外宣稱自己的死因是自作孽,遭天譴而亡,以此來瞞住姜柔的秘密,在尋機會前往大羅山。

    徐尊人明白有人是盯上了姜柔的旱魃之體。

    故又對外宣稱姜柔是自己收養的孫女,因為一場火災毀了容貌。

    而且他也察覺到,有人在暗中盯著他們爺孫倆,故徐尊人一直不敢表現出前往大羅山的意思,只是帶著姜柔在自家里照常生活,直到前些時日,秦寧在云騰接連鬧騰,搞得玄門內外都是嚴查鬼相門,徐尊人才發現暗中盯梢的人已經離開,他這才是帶著姜柔秘密前往大羅山。

    可是老瞎子已經封山。

    徐尊人帶著姜柔差點圍著大羅山山腳轉了一大圈,也沒找到進入天相閣的路,最后只能是帶著姜柔前來云騰,而且還是小心翼翼的隱藏,以免被敵人發現蹤跡,當然,秦寧嚴重懷疑這老頭的拖延癥也在作祟。

    這老頭十分謹慎。

    也可能是因為被監控了大半年,有些神經緊張。

    甚至不敢直面接觸秦寧。

    在知道趙平尋找鑄劍師后,才是通過老友趙望海,稍微透漏了點風聲,把秦寧給引了過來。

    聽完徐尊人的訴說,秦寧不由的看了一眼正在屋里趴在窗口偷聽的姜柔。

    迎上秦寧的目光,姜柔急忙的縮回了腦袋。

    “師父?!?br />
    老李這時捋了捋下巴的胡子,道:“我怎么覺得這所謂來歷不明的人,像是鬼相門的人?”

    “應該就是了?!鼻嗇潰骸昂調芍迨智亢?,一旦完成這種體制徹底完成轉變,那么將會是刀槍不入,水火不侵,足以成為這個世界最為鋒利的武器?!?br />
    “小柔不是武器!”

    徐尊人有些激動。

    這近乎一年的相處,他和姜柔的感情已經十分深厚,他是真的將姜柔當成親生孫女來對待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武器可不是你說了算?!鼻嗇沉慫謊?,道。

    徐尊人頓時有些泄氣。

    說來可笑,他最擅長的就是打造武器。

    沉默了少頃,徐尊人道:“我知道你能救她?!?br />
    “行了,心血畫陣,她還能安穩一段時間?!鼻嗇詘謔?,道:“想要控制旱魃之體,沒那么容易,得坐坐準備,現在先說說我的事?!?br />
    徐尊人這會兒徹底是落在了談判下風。

    只能道:“你想讓我鑄造昆吾刀?”

    “不錯?!鼻嗇懔說閫?,道。

    徐尊人沉吟了少頃,而后道:“西周時期,鑄劍之術多為大刃之齊,雖核心工藝已經失傳,但我需要看一眼真正的昆吾刀,畢竟你們用的是黃泉血石,而不是真正的昆吾石?!?br />
    “不可能吧?!?br />
    趙平張口就道。

    真的昆吾刀在哪?

    被秦寧交給了那個冒牌怪刀。

    然后落在了雷老虎的手里。

    指不定現在被他們當做菜刀用呢。

    怎么要回來?

    這樣豈不是讓單來雨起了疑心?

    李老道也是皺起了眉頭。

    倒是秦寧想了想,道:“我會盡可能把陣的昆吾刀給你拿來,如果你看了,需要幾天?”

    “只需要仿制的話,三天?!斃熳鶉誦攀牡┑┑乃檔?。

    這話別人可能信。

    但秦寧真的不信,道:“你確定?”

    徐尊人許是想到自己拖延癥實在有些過分,老臉微微發紅,但很快又是道:“只是仿制而已!”

    “好?!?br />
    秦寧起身,道:“你用多久造完,我用多久救她?!?br />
    徐尊人臉皮子一陣抽搐,道:“成交?!?br />
    沒在跟這老貨扯犢子。

    秦寧等人直接離開了這鑄劍廠,老李和安金同還沒說話,趙平問道:“師父,真的昆吾刀,咱哪弄去?他現在還在雷老虎的手里?!?br />
    “事在人為?!鼻嗇朔籽?。

    而后頓了頓后,道:“趙晴雨回家了嗎?”

    “今兒個一早倒是回家了?!閉云降懔說閫?。

    秦寧道:“有異常嗎?”

    “沒有啊,一切照舊?!閉云講喚?,而后緊張的問道:“師父,晴雨是不是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沒事?!鼻嗇詘謔?。

    倒是老李眼珠子轉了轉,而后咳嗽兩聲,道:“昨兒個的時候我們在一家情侶主題餐廳見到了你侄女?!?br />
    “啥?”

    趙平一瞪眼,而后忙道:“我發誓,晴雨肯定是被別人拉著去的?!?br />
    趙平心里還是有點小九九的。

    雖然白曉璇的地位無法動搖,但總要有點念想不是?

    萬一呢?

    到時候以秦寧的能力,趙家絕對可以流芳數百年而不倒。

    “先回去吧?!鼻嗇行┩誹鄣乃檔?。

    趙平也沒在多說。

    幾人回了天相閣后,李老道就和秦寧來到了后院,道:“師父,您在擔心趙晴雨?可是昨天的時候安金同和常三都問過,趙晴雨說那天她在家睡覺,壓根就沒進山,所以我們懷疑是單來雨在虛張聲勢,只是還沒來得及跟您說說呢?!?br />
    “你覺得單來雨那家伙會虛張聲勢?”秦寧反問道。

    李老道沉默了一會兒,而后搖頭:“不像?!?br />
    頓了頓。

    他小心的問道:“您就沒親自問問趙晴雨?”

    “沒有?!鼻嗇⊥?,道:“問了也白問,趙晴雨身上沒有任何異樣?!?br />
    李老道張了張嘴,剛想說單來雨就是虛張聲勢,可還是把話憋回了肚子里。

    “我在觀察?!鼻嗇罅四竺夾?,道:“如果單來雨沒說謊,趙晴雨那天晚上真的進了山,而她卻認為在家睡覺的話,那麻煩可真不小?!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