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越火线手游玩法:第741章 出事

一秒記住【樂文小說網 穿越火线体验服下载 www.draaz.icu】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

    這個小廝是容王世子的護衛假扮的,奉容王世子之命來弄清楚這幅畫上的姑娘是誰。

    他和容王世子都見過畫中姑娘,但誰也不知道畫中人是誰,他們不常參加大景朝的宴會,都對酷似云曦郡主的姑娘容貌有印象,何況是恒王了。

    突然在北越看到一幅畫,畫上的姑娘還是自己認識的人,肯定會詫異,護衛此行目的達成,但他怎么也沒想到那姑娘是明妧的妹妹。

    那日在容王府,鎮南王世子妃看到一幅酷似自己胞妹的畫像,為何沒有表現出一點詫異?莫非……她早就知道自己才是真的北越郡主?

    或者說,她也在懷疑,正好有人給王爺送來一幅云曦郡主的畫像,她就趁機看一眼,以證實自己的猜測?

    這個猜測讓護衛激動起來,如果鎮南王世子妃才是皇上的親外孫女,那王爺奪嫡的希望就更大了啊。

    小廝一時想入了神,護衛走到他身邊都沒察覺,有些不虞道,“退下吧?!?br />
    小廝反應過來,忙道,“我這就退下?!?br />
    小廝把手里的毛巾放進銅盆里,端著銅盆要開門走人,然而就在這時候,窗戶被人一腳踹開,一蒙面女子跳窗進來,手中一把劍折射出冷冽寒芒,朝著恒王刺過去。

    “拿命來!”那女子一聲暴喝,聲音暗沉,滿是殺氣。

    聽到聲音,小廝臉拉的很長,這個聲音他再熟悉不過了,是菱月的聲音。

    容王世子為了救容王,不惜綁架了明妧,菱月易容成明妧的模樣李代桃僵,菱月把明妧都恨慘了,一路上處處和明妧作對,要不是容王世子需要明妧相助,菱月估計早對明妧痛下殺手了,菱月的遭遇,明妧很同情她,但這件事,她何其無辜?

    連明妧,菱月都恨不得除之后快,何況是毀了她清白的恒王了,若不是怕事情敗露,早在恒王府,菱月就想殺了恒王了,她絕不允許恒王進京,更不許提娶她的事!

    菱月招招狠辣,奔著恒王的要害而去,可她根本近不了恒王的身,恒王武功不錯,屋子里又有兩護衛,要這樣都能被菱月刺中,恒王也活不到現在。

    對于刺客,恒王的護衛絕不容情,出手果斷,菱月對抗一個還行,兩個一起上,她根本就沒有招架之力。

    護衛惱菱月擅作主張,卻做不到袖手旁觀,眼看著菱月落了下乘了,小廝手里的銅盆一扔,抽出腰間軟劍就去幫菱月。

    護衛冷冷一笑,“原來還有同黨?!”

    “留活口,”恒王聲音森冷,透著一股子陰戾。

    屋子里打斗聲傳開,驛丞嚇壞了,不管恒王來北越做什么,他都是大景朝的王爺,若是在驛站里出了事,頭一個被問責的就是他這個驛丞,可屋子里打的這么厲害,他又不敢進去,萬一不長眼砍到他,他豈不得死不瞑目?

    二對二,沒有勝算,想逃也容易,可小廝讓菱月逃,菱月根本不走,一心要取恒王的命。

    這一耽擱,又進來兩護衛,局勢逆轉,想脫身都脫不了了。

    眼看著刺客的劍朝菱月刺去,小廝為了擋下刺她的劍,背后被護衛劃傷,一腳踹過來,小廝砸在墻上。

    砸的地方正好掛著那幅畫,后背的血沾在了畫上,像是飄了無數朵落梅。

    小廝從地上爬起來,從菱月發怒,“還不快走,你想死在這里嗎?!”

    “就是死,我也要他的命!”菱月歇斯底里道。

    她朝恒王刺過去,小廝覺得她真的瘋了,他還不能死,畫像的事他需要立即稟告世子爺知道。

    但他和菱月他們一起進的容王府,一起訓練,八年情分,他做不到看著菱月找死而不管她,他朝恒王的護衛道,“她是菱月!她腹中懷著你們主子的骨肉!”

    丟下這一句,小廝趁著護衛錯愕的瞬間,跳窗逃走。

    兩名護衛追出去。

    菱月的劍沖著恒王而去,恒王身子一閃,就抓住了菱月的手,菱月反抗之時,掌心一麻,劍脫手而飛,直棱棱的插在了墻壁上。

    恒王手一動,菱月轉了半圈,被恒王帶入懷中,“原來你就是菱月?!?br />
    菱月體態裊娜,小腹處微微隆起,能看出懷了身孕的樣子,可對她腹中的孩子,恒王并不期待,手一推,菱月就撲向了桌子,桌子上的糕點茶盞噼里啪啦摔了一地。

    若不是容王世子李代桃僵,他的計謀未必會失敗!

    她一把火燒了恒王府造成鎮南王世子妃不堪受辱自焚的假象,自己卻逃之夭夭,害的他被皇上厭惡,錯失太子之位。

    他來北越就是為出這個口氣的,不躲著他點,還敢送上門來?

    菱月轉身,狠狠的瞪向恒王,可是等到她的是一巴掌。

    恒王一巴掌甩過去,菱月臉都打歪了,嘴角一抹血跡流下來,臉上五根手指印清晰可見。

    恒王抓著她的手,往床邊走去,這回菱月嚇住了,反抗道,“你放開我!放開我!”

    恒王一把將菱月甩向床榻,“放開你?壞我好事,還敢來殺我,既然已經是我的女人了,服侍我是你的本分!”

    菱月面容扭曲,她沒想到會是這樣的結果,護衛趕緊出去。

    小廝也沒想到,他為了保菱月的命向恒王坦白菱月的身份,卻讓菱月再一次遭受了凌、辱。

    護衛窮追不舍,勢要小廝的命,小廝幾次差點死在護衛的劍下,堪堪逃脫,卻是命懸一線,在躲藏的草垛里暈了過去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恒王就朝北越都城出發,北越大臣在城門口迎接。

    恒王為和親而來,宮里設宴款待他,衛明城赴宴了,但明妧沒有參加,她有孕在身,又為楚墨塵的安危擔心,實在沒心情進宮。

    恒王心情很好,好的北越皇上都察覺了,北越皇后笑道,“恒王的心情似乎很好?”

    恒王看了容王世子一眼,才回道,“心情確實不錯,昨晚在驛站,有刺客埋伏欲行刺與我,多虧菱月姑娘及時趕到,我才識破刺客身份,逃過一劫?!?br />
    容王世子臉色一變。

    他派護衛去查畫像的事,恒王都進京了,按理他早該回來了此事。

    他本來就擔心了,恒王說這話,不明擺著護衛出事了嗎?!